欢迎进入日记阅读网!
当前位置: 日志主页 > 作文 > 学生日记 > 周记 >

高中周记三篇

时间:2018-08-18 09:30来源:未知 作者:平心静水阅读: 加载中..

  好想好想做个坏孩子,起码在我看来不会有我现在那么累。在多么热闹,多么温馨的时刻。更多高中周记尽在应届毕业生日记网。

  换一种心情

  上周,我和妹妹一起坐班车去奶奶家玩。

  一路上,我们俩有说有笑,非常地开心、高兴。过了一会儿,司机停了下来对大家说:“前方在施工,严禁班车行驶,所以要绕道大约要多走2个小时到达。”大家听到司机的这些话,就纷纷扬扬地议论着,有的十分不满意,有的用白眼扫了扫司机,我和妹妹也十分烦燥,只有我旁边的一位阿姨一直不动声色的,鸦雀无声。

  我和妹妹觉得十分奇怪,就问了问阿姨,阿姨微笑着说:“这样着急有什么用呢?”我和妹妹觉得阿姨说得对,阿姨又说:“换一种心情,你妹妹就来唱歌,你就来欣赏景色。”我两异口同声地对阿姨说:“阿姨,谢谢你,你真是一个大好人。”

  我抬头,看着窗外的景色,啊,真美啊!我从来都没来过这儿,这窗外的一棵棵茂盛、绿油油的树,还有树上鸟儿的鸣叫,地上花儿的香味,花儿的微笑,啊,窗外的风景让我着迷了。

  妹妹在车上唱起了美妙的歌曲,车上的人都听着妹妹的歌声歌十分安静,车上只有妹妹的歌声,和车子的喇叭声,没有刚刚大家的说话声,吵闹声,大家都夸妹妹的声音真好听,不一会儿,就到了。

  这次,我明白了有些时候做什么事,看什么事,我们都要换一种心情,换一种看法,自己会感到非常开心快乐。

  泪、瞬间

  曾听说过:当你想哭的时候,请仰起你的头,让不该出来的泪水重新流回眼眶。

  我照做了,但我却不能让它流回,一股股有温度的液体还是从眼角溢出,不明白,我,不是那么容易就有伤感的人,但为什么,我会为了爸爸的一声叹气而落泪,我的眼泪什么时候变得不受我控制了?

  好想好想做个坏孩子,起码在我看来不会有我现在那么累。在多么热闹,多么温馨的时刻,我的嘴角除了轻轻上扬外,也没什么别的表情了,或许习惯了沉默,等到想参与时却无言可说的悲凉吧!

  我没有坏的资本,没有聪明的资本,只有一个人躲在被窝里哭的资本。如果我连这都不能拥有,那我这个人,还有什么用?我越来越看不起,自己了,只因那无情的累,和无奈的社会!

  酷热中安好

  天气异常的酷热,我似乎正在一点一点的被太阳晒干,一点一点地消失,而自己却毫无知觉,毫无反应。

  冰棍吃了一根又一根,教室里那灰白的电风扇也在吱吱呀呀地转个不停,那些身材妖娆的女同学啊!一边喝着冰汽水一边吹着电风扇还一边抱怨着这个鬼天气!瞧!那位女同学,身穿透明无袖衫和超短裤,那只见胭脂不见血色的脸正在皱着眉,嘴里正在嘟囔着什么,那娇小的身体正在座位上扭来扭去,让人担心她随时都有可能会晕倒;那位我们班唯一的“国宝”咧,则安静地歪着头享受头顶上的电风扇给他带来的些许凉意,手里却捧着新买的手机,黝黑的手指在屏幕上滑过来滑过去的,可却浑然不知有种液体正在顺着他的颊背流下,一点一点浸透了他那阿迪达斯牌的T-恤衫;数学老师则仍是用秀长的粉笔在黑板上留下了一道一道的数学公式,有那训练逻辑思维的“正弦型函数”,也有那关联到《统计》的“二项式定理”,前三排的同学还是那样的发奋,却没注意到数学老师那被细细密密的汗珠占了地方的脸和那紧贴着背心的短衬衫,就连那说话的声音也连带着粗气。

  放学的路上,头顶上的太阳斜斜地照着,大片大片的树荫投放到并不曲折的主干道上。我和舍友正在精疲力尽的拖着沉重的脚步一点一点向食堂移动着,心里还在嘀咕着不知道中午会不会加鸡蛋汤;在没有树荫的遮挡下,太阳恶狠狠的直射着我们,更让我们喘不过气来,那些娇弱的女生们则撑起一把把可爱的小伞举在头顶,手上的纸巾在一遍一遍擦着那全是粉底的脸,却还不忘翻着白眼抱怨几句;细看滚烫的道路上空的空气,似乎也显得异常的焦躁,在不停地翻滚着、不歇息。

  九月,酷热中安好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