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日记阅读网!

尘封了多年的记忆

时间:2013-08-08 09:31来源: 作者:阅读: 加载中..

那天在街上见到了她,很多年没有见面了,远远的看起来她来略显有些老了,但在她的脸庞和身体的轮廓中却仍保留着年轻时的韵与神情。她没有注意到我,而我却十分留意地看着她,困为她是我小时候第一个产生意的人,现在想来也只是我幼小心灵中的一种蒙动,一种天真无邪的

      几十年了,这种的意念一直埋藏在我心中,象向一条涓涓细流,悄无声息地静静流淌,时隔多年,每当我看到她时,这条涓涓细流就会在我心中激起层层浪花,将我带回到美好童真的回忆之中

     我九岁随父从成都回到出生的小镇,父亲很重视我的学习,回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带我到新学校去报到。插班的学校,是由一座庙子改建而成,看起来很陈旧和古老。报到的第一天,老师把我带到了班上,我站在教室门外,同学们都很整齐的站在自己的座位上迎接新同学的到来,老师向同学们宣读着我的成绩,语文五分,算术五分,图画五分,体育五分,每宣读一科,教室里便传出一阵响亮的掌声。

      新学校和原来的学校不一样,班上的同学大多来自农村,穿着扑实,衣服是由土布织的,个别人还穿着长衫子上学,女同学则多数穿着侧面扣的衣服,在学校和班里,到处都呈现出一派浓浓的乡土气息。

     从成都回到小镇我穿戴依旧,戴的还是那顶方格子鸭舌帽,穿的是线尼衣服和皮鞋,相比之下与众不同,显得有些都市人的洋气。新到班上,同学们都很喜欢我,加之我还有暂时改不掉的成都口音,男生女生都争抢着想和我说话,分享新同学到来的高兴快乐

      和原来上学的学校相比,感触最大的是班里男女生界限分得很清,大平时都很少说话,比如男女同学在一起说话或做什么事情,都可能会引来同学们的讥笑声。所以,那怕是同坐一桌的男女同学都互不搭理,几乎是没有言语。我刚到班里,不太理会这些,有时还主动找女生说话。初到学校,没人我,但后来受“环境”影响,渐渐也不怎么和女生说话了。

      时间就这样走过了一个学期,一件极其普通的事情触动着我的童心,少年时期那种天真无邪的心境,幼稚可爱的行为,时过境迁,至今想起来让我感觉回甜,发出丝丝笑意。

      那是寒假后的一个星期天,天空放晴,微风吹佛着片片树叶。早饭后,我提着兜兜,背起书包到外婆家去,通往外婆家的路是一片水田,路在水的包围中曲折弯延,由近而远。我在路上走着跑着,小路、水田和我融为了一体,好似一幅浪漫的水乡画卷。就在此时,隐约中听到有女同学呼唤我的声音,那声音很亲切、很亲近,感觉同我没有一点距离,我很诧异、很惊奇,怎么会有女同学呼唤我呢?在那个男女同学界限划分得如同水一般透彻的年代,有如此亲切的声音招唤确实让我有些惊喜和激动

      顺着声音望去,原来是班里那位漂亮的她,在不远处的水田边淘洗衣服,她边洗着衣服边招呼着我,这样的情景让我不知怎样是好,我含糊地对着她,但心中却产生了一种让我无法抑制的激情,产生了一种特别的好感,一种莫明其妙的涌动,现在想来这可能就是爱。

      至那以后,无论上课还是下课,我的心总是想着她,一直有她的身影在我心中恍动,但我不知道怎样来表达这样的心情,于是童稚的心里最天真最直接的就是想买东西送给她吃。我不知道她想吃什么,也不知道她会不会要,心里不停地为这犯着愁,毕竟是小孩子,想做的事情很有意思也很幼稚。那样的年代,小小的年龄能送什么?最后我用零花买了一封饼子,小心翼翼地放进了书包,把它带到了学校。现在也不好说是庆幸还是失望,这封饼子最终没能送得出去,油油的饼子在我的书包里放了一个多星期,慢慢被我搓坏了,最终变成了许许多多的碎块和粉末…。

      看到她又让我想起了这些,幼小时蒙动的心情,能说明什么?但我认为它很洁白、很真情,那种天真的爱,稚幼的心境,象一朵初开的茉莉散发着淡淡的幽香,让人永远值得去品味和珍惜,而这些却是我心中一直尘封了多年的秘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