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日记阅读网!

经典非主流伤感日记

时间:2015-09-24 10:27来源: 作者:阅读: 加载中..

细密如丝的小雨替代了倾盆大,斜飘在窗外,满目的氤氲和迷蒙。,笼罩着深邃和神秘。

 

突然,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打破了这静谧的夜。“英,是你吗?”那时我最熟悉的声音,但此时却是我最陌生的声音。有一种不安在心里蔓延,那声音......带着忧伤。“,你怎么了?不舒服吗?”空气像是凝聚了起来,静默了几秒钟后,“我们终于分开了,我解脱了,是不是?”细微的哽咽像是从指缝穿过的微,几乎让人觉察不到。然而,我感觉到她哭了,似乎可以看到自她的颊边滑落。

第一次,我感觉到她蕴藏在内心无法释放的痛苦,是那么的深沉,,是表象吗?

 

“你在哪里?”话筒传来车鸣的声音,但似乎很遥远。“我只是想告诉你而已,不用担心我”。狂乱纷的小似乎已经停息,十一点的铃声在耳边清脆的敲响。窗外的茉莉花已凋零。只剩下干枯的枝干在寒风中猛烈的摇曳。悬挂着的风铃不甘寂寞地奏起了“夜之曲”,然而,我却感觉不到奏乐的妙和宁静美好。“你在老地方吗?别走开,我现在过去”。 “不要”她的声音变得坚决、有力。“很晚了,我现在就回去,你早点休息吧,明天给你打电话好吗?”声音轻柔了很多,淡淡的忧依然隐隐约约的传来,即使我想忽视,却很难做到。“放心吧,我姐在,你在那棵树底下等我,好吗?”迟疑了几秒钟,她终于答应了。“那你小心点”。 “嗯,等我”。 字串6

 


夜,很深。城市的上空氤氲着朦胧的雾气,像凝聚在心里驱不散的不安。偶尔几点滴落在脸上,轻轻地滑落,像泪珠。夜,少了月色的陪伴,它哭了吗?寒风,冷冽的吹着,穿过皮肤,有一阵微微的刺痛。我不觉拉拢了衣领,将围巾围得更实,快步地行走在着沉睡的街道上。城市的冬天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冷了?感觉,有点戏剧化。

 

远远地,望见一个朦胧的身影伫立在树底下。也许是这个没有星星的夜幕,也许是这阵寒冷的风,也许是这个萧瑟的小树林,她像一株娇美的、被孤立的文竹,身影变得很孤单。我知道,从此她就是一个人了。

 

静静地,我走到她的身后,她知道我来了,但是却没有回头。我伸出双手轻轻地搂着她的肩,这是我们习惯的招呼方式。她依然是静默,一动不动地站着。这样的她第一次呈现在我的眼前,我以为我已经很了解她,但是,我错了。

 

这一夜的她袭着一条及膝的裙子,一件纯白的毛衣。即使只有微弱的灯光,我依然看得出裙子的颜色,海蓝色的,她最喜欢的颜色。她说过,蓝色代表宁静和快乐。我解下围巾轻轻地围在她的脖子上,摸了摸她湿润的发,终于,她抬头望着我。如果说什么可以令一个人动容和悲伤,我想,就是眼神吧,特别是含泪的眼神。我无法忘记那个透露着倔强、感动和忧伤的眼神,像夜空中那颗晶莹闪烁的星星,孤傲地独放光彩,慑人、美丽。 字串6

 

知道她内心承受着很大的痛苦和挣扎,此刻,我有些不知所措,该问吗?“英,谢谢你”。她握着我的手,很冰。“我们还需要说谢谢吗?”我微笑着对她说。她无言地望着我,我希望悲伤可以远离她,我希望她可以像从前一样快乐。她曾说过,如果大海没有巨浪的翻滚,就会失去雄浑;如果沙漠是没有飞沙的狂舞,就会失去壮观。可那个她还在吗?生活的辛酸似乎把它磨光了,一点痕迹都没有。

 

夜,依旧如此。短暂的无言后,我向她展开了夜里的第一个笑容。她依旧无言,那样的神色很复杂,像是不舍,像是悲伤,像是无奈。“英,我要离开你了”。幽幽的声音终于响起,然而却带给我无尽的错愕和不知所措。“啊?”我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我要离开这里了,到另一个属于我的地方去”。我无言,我知道这一天最终会来临,可是为什么这么快?上一次她说离开,但是却没有。我希望自己依旧可以天真地怀着上一次的,然而,这一次是真的。天下无不散之筵席,是谁说的呢?我一点都不喜欢,任性吗?也许吧。

 

彻骨的寒风从瑟瑟发抖的树叶中吹过,带着受伤的疼痛和晶莹的泪水,扑到我和她的身上,扑到我和她的怀里。我无言地望着远处的一行街灯,孤零地嵌在高高的树冠中,晕黄的灯光像场雪,有着柔和而凄凉的神韵。第一次,我感到如此悲伤。“会离开很久吗?”她无言。“没关系啊!现在又不是远古时候,不用飞鸽传书,可以打电话,可以发邮件啊!”俏皮地向她眨了眨眼睛,她,笑了,如花的笑靥在夜色的映衬中开得很美...... 字串5

 


夜色深沉,漫步在无人的街道上,踏着泛着点点星光的积水。泪,不再沉默......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