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日记阅读网!
当前位置: 日志主页 > 日记 > 经典日记 >

若无相欠,怎会遇见

时间:2016-10-14 09:33来源:未知 作者:燕归尘阅读: 加载中..

若无相欠,怎会遇见

  这个特定的日子,心是出奇的平静与温软。记得释迦牟尼说:伸手需要一瞬间,牵手却要很多年,无论你遇见谁,他都是你生命该出现的人,绝非偶然。若无前世五百次的回眸牵扯下相欠的缘,怎会在茫茫世间彼此遇见,结下一程或一生的情分。

  

  一、婉约如莲——婉约

  

  人生就像是一次随兴的旅程,身体是灵魂借住的客栈,对于茫茫然无涯的时光而言,今生只是过客。旅行途中所领略的景象,所经历的许多事情,所见过的人情冷暖,都因着时间的流逝,而沧桑叠浪,而一去不返,而落于记忆生根处的曾经,再无相见。

  

  所以,人这一生,该要有一种前世怎样积攒成深的缘分,才会在今生将同一条路走了又走,在同一个地方去了又去,与同一个人见了又见。一直就相信那样一种缘分,行走于某一段路程,某一片风景时,就那样毫无防备地遇见一个人,明明陌生却倍觉亲切,一见如故。那种缘分,是前世无数次的回眸,而牵扯下彼此相欠的割不掉的善缘,才换来今生阔别已久的重逢。

  

  所以,一旦遇见了,便落在了你的世界,你的城池,你的心底。明明陌生却熟稔亲切,明明只是萍水相逢却一见如故,明明言语不深却相知莫逆。

  

  认识婉约姐,是在中国文字缘的网站上。那时依着性子,懒于写长篇小说,随性寻了个散文网站学写散文。就如同网站的名字一样,因文而来,因缘而结在一起。简洁而大方的版面,干净而澄澈灵魂的文字,只是顷刻便入魔着相喜欢上了。或是性格或是其他,相较于大气磅礴的文字,我更偏执于婉约词句,所以,对于婉约之类的字眼,总有着说不清的情愫。所以,在查看网站上一些原创文章时,看见她的名字,不带丝毫犹豫地,一眼就落在了她的文章世界里,如久旱逢水,真真切切地,发自肺腑地喜欢上了她的文字。

  

  她的文字或婉约细腻,将寻常女子的心事勾勒得淋漓尽致,或大气磅礴,写的干净而利落,宛若大家闺秀,自有一家风范。她的文字自带有一种越过万千红尘冷暖后浓长的光阴味儿,你读着,就仿若在岁月铺陈开来的青石小巷中行走着,嗅着旧时光落于身上的清香。一拢衣袖,全世界都暗香满怀,落满时光沉积的味道。

  

  她在《遇见温暖,遇见你》中这样写着:“因一篇文而相知一个人,因一个人而走入一片更为广阔的天地,这本身就是一个奇迹。或许这样的遇见,是前世修来的福份,或许这样的遇见,也正契合了自己久藏于心的夙愿。惊鸿一瞥,那似曾相识的眼眸,那相看两不厌的温情,如冬日暖阳将我包围,让我有足够的理由,停下漂泊的脚步,甘心情愿在此守候。”

  

  初次读着,一见倾心的喜欢,后来再看,是入了骨子深处的同感。在为数不多的交流里,觉得婉约姐就像是一个婉约智者,性子淡雅如水墨,琐事不爱计较,不喜搬弄是非,凡事自有主张,自有思量。我曾笑着说,我是她的一名铁杆小粉,并不是戏言。

  

  “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或许她就如同这世间的莲花,就该是生长在淤泥般浑浊不堪的地方,才更能生长得洁净,更习惯于风雪中不染纤尘地绽放,属于自己的那一抹清欢,那份沉雅素净。

  

  何其有幸,能在灵魂深处与你重逢。

  

  二、吴侬软语,她居于小桥流水人家——秦淮桑

  

  瞧着秦淮两字,便会不由想至无数文人笔下的八百里秦淮河畔,想至秦淮两岸艳煞旁人的春江花月夜。

  

  “八百里秦淮河畔,不只春江花月夜”,这里还有温温软软的小景小情小清欢。我想淮桑取这样的笔名,定是与这秦淮有着不解之缘的。

  

  秦淮桑,或是因她年纪小的缘故,岁月并未将那仿若情窦初开般的花季小女孩子的心思给剥夺了去,反而完好而又恰恰地将她软软的心事与文字结下了一世的缘。她的玲珑小字,刚好将她那轻轻人满满的心事盛装而下,小小心思,微微心情,在她滴落的墨迹中,清清雅雅开出了花骨朵儿,粉粉的,让人瞧着,都不敢伸出手去触碰一下呀,那浓浓泛着的味儿,是真真的纯。她在自己专属的时光里,皈依了一檐寻常烟火。栖居于烟雨江南,落于某座小桥,某个小小的流水人家。穿着件沾了光阴的料子做的布衫,背着小背篓,挽起裤腿涉水过浅滩,折下大把的芦花,全不顾那衣襟上沾满的芦花飞絮,说着些听不见的吴侬软语,欢快地走向远方。夕阳的余晖落在她喜气盈盈的脸上,有胭脂化雪一样的,温软生香。

  

  人这一生,各有天命,有些人总能做愿意做的事情,很幸运。有些人总能做喜欢做的事情,很幸福。而有些人,只能做应该做的事情,甚至有些人,只能做别人觉得他应该做的事情。

  

  秦淮桑应当属于前两者。能够于这纷扰的世界不受干扰,于山河岁月里守着自己的那份寂静清欢,是怎样的一种幸运与幸福呀。将阑珊的心事说与花听,说与野草听,说与月亮听,说与风雪听,说与疲于奔波生活苟且的世人听。让早已累于尘世,麻木活着的人儿停息片刻,沐浴一场雨落草原后的清香,于幽远山涧中聆听几缕叮咚叮咚作响的泉水声响,与那翠翠的竹子,清清灵灵的,仿若绕唇齿间的薄荷,洗涤着那蒙尘的灵魂。

  

  碎碎的时光,一生安暖。

  

  遇见她,仿若寻着了一枕澄净灵魂的地方。

  

  三、她是慈悲,是佛不小心遗落人间的一株梅——梅清欢

  

  清欢,清欢,仅是名字念着,想着,就仿若眉宇间有了氤氲清气,心间有了半亩花田,落花轻轻随风而落,落地生欢,落字心安。

  

  我想清欢取这名字,定是爱极了苏轼左迁汝州时所写的那句流传千古的“人家有味是清欢”,因这”人间有味”——贪嗔痴恨爱欲,美酒美食美风光,丑人丑事丑灰暗。因有繁华万象,有荒漠无烟,有世间百态,有芸芸众生,而使十丈软红有了纷扰不休的烟火味。但不能只因自己不喜不爱不顺自己的心意,便鄙夷厌弃,便极端地讨厌这个世间所存在的丑恶,而从不去想存于世间的美好。最后的最后只会辜负了自己,辜负了此生时光。要知晓,这世间所存在的人、事、物,都各有其因,各有其缘,各有其果。

  

  我想,“清欢”者,应是品过人生百味的平和淡然,是观尽繁华盛象衰落荒芜的沉雅坚守,是遍经诸多磨难后所积淀的心怀慈悲。

  

  十七八岁的她究竟是怎样的一枚奇女子,我亦不曾得知。未见其人,未逢其面,我们仅于网络相识,于文字相知。我想,她的人,也定是与她的名字她的文字一般,是极其澄澈与安于寂寂清欢的。在她的文字世界里,哪怕是写着同样寻常的字句,她写就的字里行间必是渗透着食了烟火百味后筛选出的清欢,与梵音轻饶心间的禅味儿。

  

  她是一个极其爱佛的女子,有着这世间最纯净的信仰,就如出生江南的她一直一心向往生活在那灵魂最靠近天堂的纯净圣地——西藏。她用中华上下五千年的浩瀚文字为书经,以澄澈纯净如莲的内心为木鱼,在人间这座庙宇内,敲下木鱼声声,念下一声声南无,洗涤着苟且苟活不见阳光的阴暗烟尘。她在每一个寒来暑往的日子里,做着一个清凉的女子,明媚而不忧伤地在一个人的地老天荒里寻找那遗世的浮世清华。她在每一个春至秋分的时光中,做着一个悟禅的行者,身处疾苦却超然于苦难之外,在寻常平凡的烟火俗世里努力去抵达内心的柔软与清澈,步步生莲,去体味菩萨眼底的慈悲,去参禅这世间的慈悲。

  

  她是人间慈悲者,是佛怜爱世人,不小心遗落人间的一株梅。

  

  四、若无相欠,怎会遇见

  

  我一直深信不疑,亦是她所笃信的,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而今生的久别重逢,都是前世慈悲种下的善果。所以我们才能在这沧海浮世里,遇见一些人,走上一段因缘。与一些人骨肉相连,与一些人相交莫逆,与一些人一见倾心,与一些人萍水相逢,与一些人仅是一次的,擦肩情缘,更多的人,则是,此生都无缘相见。

  

  有些遇见,一旦开始,便终生不忘,在文字里相依相惜,与岁月同欢。与天长无关,与地久无碍,只与那颗干净的灵魂有关。在前世结下来不及书写的缘,在今生的灵魂深处重逢,浅浅念,深深藏,温柔了岁月,惊艳了时光,说与不说,都无甚紧要的了。

  

  但愿此生,行遍塞北江南,走过锦绣万象,在今生的舟船上渐次与命中注定遇见的那些人一一重逢,将前世落下的因果,欠下的相逢,此生都慢慢地遇见,一一还清。然后慈悲、简净、安宁、如水地檐下煮一壶茶,看流水落花,随缘温软地走至山河迟暮。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