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日记阅读网!

生死界(2)

时间:2016-06-25 09:33来源:未知 作者:周小凡IS阅读: 加载中..

  

  “许强勇身上我们早就放了追踪器。”李昊彦说着给刑警队打了个电话:“喂,小罗吗,目标追丢了,赶紧帮我定位。”

  

  刑警队那边很快传来了许强勇的位置信息。二十分钟后,我们驱车来到了临近郊区的一处废旧厂房。这里本来是一个食品厂,因为经营不善破产,之后一直荒废着。

  

  小张说:“李队,要不要等增援到了再进去?”

  

  李昊彦白他一眼:“到那时候许强勇早就死了。”

  

  被训了的小张很委屈地看着我:“可是凡哥不给力啊,万一里面又多了几巨尸体可怎么办?我还年轻,还没结婚呢。”

  

  我擦,连你都能鄙视我了?

  

  李昊彦下车掏出枪,看着我说:“我要进去了,你来不来。”

  

  我一咬牙,说:“来!”

  

  小张撇撇嘴,无奈地掏出了枪。

  

  我们靠近厂房破旧的铁门,才发现里面透出昏黄的灯光。李昊彦向小张打个手势,小张点点头,伸手推开铁门。生锈的铁门发出刺耳的摩擦声,我们三个小心翼翼地朝里望去。房间中央的地板上斜躺着一个人,看起来好像还没死,正是被莫盈盈带走的许强勇。我顺便打量了一下房间四周,到处都是切割过的木料和形状奇怪的金属制品。

  

  李昊彦走过去探探许强勇的鼻息,对我们说:“还活着。”

  

  我对小张说:“把他背上,咱们赶紧走。”

  

  “不用走了。”门口忽然传来一个沙哑的男声:“你们都走不掉了。”

  

  李昊彦和小张一起举枪对准门口,一个穿着破旧的蓝色外套的男人站在那里,头发凌乱且花白,我曾见过他的照片,正是莫盈盈的父亲莫海,可他的脸上满是皱纹,看起来远比实际年龄还要老。

  

  “莫海?”李昊彦举枪对着他:“别反抗了,快把你女儿的尸体交出来。”

  

  “尸体?”莫海的笑声像石头之间的摩擦声:“你说我的女儿是尸体?”

  

  我心脏没来由的一跳,忽然有种很不好的感觉。说不出原因,也许是驱魔人特有的危机感,但这种感觉曾经救过我的命。

  

  我立刻对他两大喊:“小心!”

  

  我话音刚落,一个湖蓝色的身影已经出现在李昊彦背后。她的双眼中没有一丝生气,但面容依旧精致洁白,在昏暗的黄色灯光下,如同一座蜡像。

  

  李昊彦感觉到身后的动静,他迅速地转过身,抬手对着莫盈盈的头部就是一枪。

  

  “呯。”

  

  莫盈的动作快到肉眼无法分辨。她头部轻轻一扭,子弹从她的头边擦过。我几乎没看清她的动作,只是一瞬间的功夫莫盈盈就来到李昊彦的背后,抬手对着他脑后重重一击,李昊彦的身体如同一滩烂泥瘫倒在地面上,看来是晕了过去。

  

  小张举起手枪对着莫盈盈扣动扳机。‘呯呯呯’三声枪响,莫盈盈的胸口多了三个黑色的小洞,从里面冒出一阵阵青烟,却不见有血液流出。莫盈盈依旧好好地站在原地,她抬头看了小张一眼,快步迈上前飞起一脚把小张踹飞在墙边。

  

  我看着莫盈盈朝我走来,却腿脚发软动弹不得。

  

  莫盈盈狠狠一拳砸在我的腹部。她的力气出奇的大,我眼冒金星地跪倒在地。此时我的脑海里却在不停回放着一个画面,刚才我和莫盈盈对视的一瞬间,借着这里的灯光,我看清了她脸上的所有细节。莫盈盈的皮肤光滑细嫩,却不像是有弹性的人皮,而是有一种陶瓷的质感。她的睫毛精心修饰过,眼睛大而且深邃,瞳孔两侧却看不见血管的纹理,就好像是两颗嵌入在眼窝里的假眼。

  

  对付死尸的驱魔枪居然对她不管用。

  

  她的运动速度远超常人。

  

  厂房周围的木料金属,还有她那双并不逼真的眼睛。

  

  所有的线索在我脑海里集合,然后变成一台时光机器,我的大脑一阵眩晕,仿佛穿越时空回到驱魔人学校里的校园时光......

  

  旁边的同学推了推我:“白凡,快醒醒,老师叫你呢。”

  

  “啊,什么?”我睡眼惺忪地站起来,莫名地看着老师。同学们一阵哄笑。

  

  《人类秘法史》的老师是个中年男人,他面无表情地看着我说:“白凡,回答我的问题,什么是人偶师?”

  

  “人偶师就是......就是......那什么......”

  

  老师不耐烦地挥挥手示意我坐下,清了清嗓子说:“都翻开课本。人偶师,在日本也叫人形师,是一个很古老也很神秘的职业。人偶师用材料制作出自行活动的人偶,并且可以操控它们。据说高级的人偶师们还可以用人皮和器官制作出与真人外表几乎一样的人偶,经过特殊处理的皮肤永远不会腐坏,而且速度力量都远超过常人。”

  

  “另外,关于人偶师还有一个传说。那些用尸体改造过的人偶,只要夺走七个活人的生命,就可以拥有灵魂。”

  

  “不过人偶师是个比较神秘的职业,目前人类社会里的数量已经非常稀少。好了,大家把这一段划上重点,期末考试要考。”

  

  同学们发出一阵嘘声:“老师你干脆把整本书都划成重点算了。”“有没有不是重点的啊?”“蛊术催眠术控尸术炼丹术你都说是重点啊!”

  

  老师生气地拍着桌子:“安静,安静!”

  

  我趴在课桌上昏昏欲睡。忽然脑海里闪过一阵光,当我从回忆中醒来,我依旧跪倒在那个破旧的厂房里。老师拍着桌子的声音变成了脚步声,我抬起头,看见莫盈盈拿着一把尖刀,缓缓地走向晕倒在地的许强勇。

  

  我咬着牙对靠在门边的莫海说:“你居然把自己的女儿做成了人偶。”

  

  莫海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怎么,才想起来?”

  

  “难道你真的以为只要杀了七个人,人偶就能拥有灵魂?你的女儿就能回来?”

  

  莫海冷笑一声:“不管这个传说是真是假,这小子都是罪有应得。我的女儿死了,他只要坐上几年牢就能安然无恙的出来,凭什么?”

  

  “那其他六个人的命呢?”

  

  “哼。”莫海说:“那些混混都是社会的渣滓,多杀几个有什么区别。”

  

  莫盈盈已经走到许强勇的身边,举起尖刀正要刺下去。而此时李昊彦昏倒在一旁,我腹部剧痛地跪倒在地,失去了行动能力。

  

  “住手!”

  

  小张忽然从黑暗中一跃而起扑向莫盈盈。他从背后箍住莫盈盈的脖子,一只手抓住她的右臂,试图夺去她手上的尖刀。

  

  “我是警察,放下你手中的刀!”

  

  我刚想开口阻止小张的行动,莫盈盈的小臂忽然扭曲成一个奇怪的角度,她手中的尖刀狠狠扎在小张的脖子上。

  

  “不!!!”

  

  明晃晃的尖刀带着飞溅的血液拔出,那个刚进刑警队三个月的家伙,那个经常一边喊着我凡哥一边让我给他讲故事的小刑警,我看见他捂着自己泊泊流血的脖子倒在地上,双腿抽搐了一会儿,终于再也不动了。

  

  我看着小张的尸体发呆。

  

  如果不是我这个第一学期就挂了四科,毕业时成绩全班最烂,到现在还只是个最低级的驱魔人,如果换一个更厉害的驱魔人,小张应该就不会死了吧?

  

  我什么也做不了。我只能跪在地上,看着小张的尸体发呆。

  

  这种感觉比死了还难受。

  

  莫海走到女儿身边,摸了摸她的头发柔声说:“你的仇人就在你脚下,动手吧。”

  

  可奇怪的是莫盈盈站在原地没有动,她抬起头,瞳孔里忽然闪过一丝光芒。

  

  莫盈盈扭头看着父亲,居然张嘴发出了声音。那话语声完全不像是人类,更像是一台老旧的广播里发出的声音。

  

  “爸......爸......”

  

  莫海先是一怔,然后欣喜若狂地说:“女儿,是你吗!真的是你吗!你醒过来了!爸爸为你造的新身体,你喜不喜欢?”

  

  莫盈盈看着莫海,眼睛里居然流出了一些水,像极了眼泪的样子。

  

  “女儿,动手杀了这些人。看到了吗,这个就是你的仇人,还有那两个讨厌的驱魔人和警察,把他们都杀了,我们就去国外,去别人找不到我们的地方生活!”莫海情绪激动。

  

  莫盈盈看着父亲,艰难地发出了声音:“爸......爸爸......错了......”

  

  话音刚落,莫盈盈手中的尖刀刺入了莫海的胸膛。

  

  莫海睁大双眼看着自己的女儿,或者说自己女儿的人偶,往后退了几步不可置信地说:“为什么?为什么?”

  

  莫盈盈只是不停地重复着:“爸爸......错了......爸爸错了......”

  

  莫海好像忽然明白了什么,脸上的表情似哭似笑:“原来是这样,我终于明白了,原来这就是诅咒,原来......”话未说完,人已经断气了。在他断气的那一瞬间,莫盈盈的躯体也仿佛一具断了线的提线木偶,重重摔倒在地面上。

  

  十几分钟后,增援的警察和驱魔人们都到了。他们抬走了小张的尸体,在给他盖上白布的一瞬间,我看见他的双眼还睁开着,好像还想看看这个世界。

  

  我的驱魔人伙伴带走了莫盈盈的人偶。他们都认为,得到灵魂的莫盈盈是个善良的姑娘,在苏醒的瞬间,她无法接受自己在父亲的操控下变成一个凶残的杀人犯,于是动手终结了父亲的生命。而在人偶师死去后,人偶也会失去所有的力量。

  

  大家都接受了这个故事,除了我。

  

  案件结束后,我给自己多年未见的老师打了个电话,把这件事告诉了他。

  

  我问老师:“真相真的如此吗?为什么莫海临死前提到什么诅咒?”

  

  老师沉默了一会。

  

  “你相信这个世界上存在神吗?”

  

  “我不知道。”我诚恳地说:“但我相信这世上有超越人类理解的力量存在,也许是神,也许是因果律,也许是我们想象不到的存在。”

顶一下
(1)
50%
踩一下
(1)
50%
分享到: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