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日记阅读网!

生死界

时间:2016-06-25 09:33来源:未知 作者:周小凡IS阅读: 加载中..

生死界

  我叫白凡,二十七岁,职业是驱魔人。

  

  我正坐在刑警队的硬板凳上,边喝茶边看李昊彦递给我的报纸。

  

  刑警经常会遇到一些他们处理不了的怪事,于是需要驱魔人的帮助。时间久了我也和刑警们关系不错,这个刑警队长李昊彦是我的好朋友。

  

  不过说实在的,我只要看到李昊彦的来电就害怕。刑警队每次找我都是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有时候还得去看那些血肉模糊的尸体。上次看了个碎尸案的尸体,受害人在家里被分成了二十多块......

  

  然后李昊彦故作轻松地问我:“元芳你怎么看?”

  

  我说:“大人,此事背后必然有一个天大的秘密。”

  

  “哦?”

  

  “经过我细致的推断,受害人应该是自杀的。”

  

  当时李昊彦和法医的眼神恨不得把我碎尸在原地。

  

  “你以为演电视剧呢?人能把自己碎成二十多块吗?”李昊彦凑过来小声说。

  

  我告诉他们,从家里的情况来看,这个受害人应该是在养小鬼。小鬼可以帮主人办事,给主人带来财运,但是养小鬼的人如果索取无度,就会被小鬼反噬,死状凄惨。后来刑警果然在附近发现了一具小鬼的骸骨,间接证明了我的推论。

  

  这次李昊彦叫我来,果然还是个杀人案。

  

  “近日,本市发生数起恶性杀人案件。死者均为20至30岁的青年男性,死亡时下半身赤裸,下体被利器切除......”

  

  我抖了抖报纸,问他:“就这案子?”

  

  李昊彦点点头,补充道:“总共六个死者,年龄在20到30岁之间,都是无业游民,其中四个有盗抢前科。他们是夜间在一些人迹稀少的路段被害,根据伤口来看凶器都是同一把弹簧刀。最少的死者身中十二刀,最多的身中二十四刀,生殖器都被切除丢在一边,应该是同一个凶手所为。”

  

  “好变态,凶手难不成是个性功能障碍?”

  

  李昊彦后揉了揉双眼,我看见他的眼睛里布满血丝,应该是很多天没有睡一个好觉了。

  

  “其实,在最后一个死者遇害的同时,附近的监控探头清晰地拍下了凶手的样貌。”他递给我一张放大的照片,照片上是一个身材窈窕长发姑娘,手上握着一把弹簧刀,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正从案发现场附近离开。

  

  “长得还挺可爱。”我长长叹了口气:“多好的姑娘。”

  

  “根据她的相貌和现场留下的头发,凶手的身份我们已经确认了。”

  

  “那赶紧抓她呀。”我一脸懵逼地看着他:“你找我来干嘛?”

  

  李昊彦满脸疲惫地看着我,看得我心里有点发毛。

  

  “确认了也抓不到。”李昊彦说:“因为这个女孩五年前就已经死了。”

  

  我感觉脊背上升腾起一股凉意。

  

  李昊彦给我看了另一宗案件的资料,那是发生在五年前左右的一起强奸案,受害人叫莫盈盈,二十三岁,案发当晚十点半,在她下班回家的路上,被一个叫许强勇的混混拖进草丛里强暴。后来许强勇虽然被抓并且判处五年的有期徒刑,但是莫盈盈却在家中割腕自杀身亡。电脑上莫盈盈留着长发,一双大而有神的双眼,容貌和监控拍到的凶手一模一样。

  

  唯一不同的,是在监控里拍到的莫盈盈表情僵硬,宛若雕像。

  

  我扭了扭发酸的腰背,问:“确定是她?”

  

  李昊彦点点头:“一个老刑警负责过她的案子,看到照片的第一眼就说是她。第三宗杀人案曾经提取到一个女性的头发,DNA比对和她当年留在资料库里的一致。”

  

  我仔细想了想,问道:“那莫盈盈有没有什么亲人?”

  

  “有一个父亲,在她自杀后,她的父亲莫海带着尸体一起失踪了,我们始终没有任何信息。”看我一直在思索的样子,李昊彦问:“你是不是有什么头绪?”

  

  我摇摇头:“就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她父亲的嫌疑最大。”我咽下一口茶水,有些为难地说:“但在见到莫盈盈之前,我没办法确认,控制尸体杀人的方法很多,我不知道他用的是哪一种。”

  

  李昊彦点点头,又递给我一张照片,上面是个浓眉大眼的男人,满脸的猥琐样。

  

  “这又是谁?”我问。

  

  “许强勇。”李昊彦说:“当年的那个强奸犯,他明天要出狱了。”

  

  我心中有种不祥的预感:“你的意思是?”

  

  “盯梢。”工作时期的李昊彦总是言简意赅:“莫盈盈下一个下手的对象很可能就是他。为了保证现场能够正常抓捕到她,我希望你能跟我一起去。”

  

  我哭丧着脸:“我能不去吗?”

  

  李昊彦说:“报销盒饭。”

  

  我摇摇头:“不划算。”

  

  李昊彦叹气道:“那就算了,最近局里正在向驱魔人总部上报一位本城对警方协助最大的优秀驱魔人,听说一旦评选上了对你们以后升职有很大帮助。既然你不愿意,那我就填别人了......”

  

  我猛地握住李昊彦的手:“别说了,都是为人民服务,我去!”

  

  于是一天后,我和李昊彦,还有一个姓张的小刑警三人坐在轿车上,盯在许强勇的住处附近。

  

  许强勇坐牢的这短时间里父母都因病去世。他出狱后就独自回到父母留下的房子里,之后始终没有出过门。我们三个全靠盒饭度日,困了就轮流靠在车上睡一会。到第二天晚上的时候,我已经精疲力尽。

  

  小张倒是异常有精神。他对我的工作经历很感兴趣,他特别好奇地问我:“凡哥,死尸真的能杀人吗?”

  

  我点点头:“当然可以。比如中国古代就有培养控尸虫的方法,主人可以让控尸虫寄生在尸体上,尸体就能自由行动。还有湘西的苗族也有赶尸秘法,以及云南的蛊术等等。不过操控尸体的时间不能太久,久了尸体就会坏掉。”

  

  说到这里我心头一动。莫盈盈已经死了五年,哪怕是冷藏尸体也应该僵硬了,但视频上的莫盈盈行动自如而且皮肤颜色并无异常,她的父亲究竟是如何保存尸体的?

  

  小张又问我:“凡哥,应该怎么对付死尸?枪有用吗?”

  

  “普通的手枪威力太小,除非是威力大的枪可以打断尸体的四肢,否则很难对死尸造成伤害。”

  

  “那怎么办?”

  

  我得意地从腰间拔出一把枪:“这是特制的驱魔枪,发射的弹头里含有一个微型仪器,它会隔绝尸体四周的所有磁场,让任何操控尸体的法门都瞬间失效,中弹的尸体会立刻倒地。对付僵尸类的怪物它是最有效的。”

  

  小张崇拜地看着我手中的枪:“你们驱魔人真厉害。”

  

  “嘘。”李昊彦比了个手势:“别说话,许强勇出来了。”

  

  许强勇穿着一件夹克,低着头哼着歌走出楼道。李昊彦发动汽车缓缓地跟了上去。

  

  许强勇走到超市里,看起来是买了一包烟,还有一些吃的东西,然后提着一塑料袋东西往家走。

  

  当他走到一个又黑又窄的小巷子前的时,许强勇忽然停住了,他面对漆黑深邃的巷子站着,不知道看见了些什么。但是从远处看,他的身躯似乎在微微颤抖。

  

  “怎么回事?”李昊彦停下车:“难道是......”

  

  许强勇突然大叫一声:“你不要过来!”他扔掉手上的东西转身就朝家的方向狂奔。我们还没反应过来,一个湖蓝色的人影像是一阵风似的从巷子里窜出来,几秒钟就跑到了许强勇的身后,举起手上的一根棍棒对着许强勇的后脑狠狠地砸了下去。

  

  许强勇猛地吭栽倒在地上,那个人影站在他身后,虽然灯光昏暗但我们还是能看清楚:一个女孩穿着一条湖蓝色的连衣裙,手上提着一根木棍,长发随着微风飘来飘去,那张精致漂亮的面孔宛若蜡像一般毫无表情,确确实实是莫盈盈的脸。

  

  李昊彦和小张冲下车,举起手枪对着莫盈盈大喊:“不要动,放下手上的凶器!”

  

  莫盈盈居然没有任何反应,好像他们两个人是空气。

  

  我心里一阵激动:又到我表现的时候了!

  

  我举起手中的驱魔枪,冲到他们俩的前面,对着莫盈盈的躯干抬手就是一枪。

  

  莫盈盈抬起头看了我一眼,那一瞬间我看清了她毫无生气的眼睛。但她依然还宛如常人那样站着。于是我举枪又对着莫盈盈连开三枪,这三枪肯定是命中了,我甚至都听见子弹打进她身体里的声音,只是这声音不太对,像是打中了什么坚硬的东西。

  

  一不做二不休,驱魔枪总共十四发子弹,剩下的十颗都被我一股脑打了出去。子弹在莫盈盈的衣服上打出几个破洞,可她还是完好无损地站着。

  

  什么情况?

  

  就在这个时候,莫盈盈动了。

  

  她弯下腰,把不知道死了没有的许强勇扛在肩膀上,健步如飞地向着北方跑去。一个女孩扛着一个成年男性,跑步的速度居然比奥运冠军还要快。

  

  看着莫盈盈的背影消失在远方,李昊彦咬着牙说:“赶紧上车追。”

  

  我们三个钻进汽车,李昊彦一踩油门跟了上去。可是莫盈盈的速度快得惊人,只是短短几分钟的功夫,就彻底从我们的视野里消失不见。我们开车在附近绕了一圈,依旧没发现莫盈盈的踪迹。

  

  小张傻乎乎地看着我们问:“李队,凡哥,这可咋办?”

  

  李昊彦冷哼一声,瞄了我一眼:“我就知道某些人靠不住。”

  

  我黑着脸不说话,心里已经有几万只草泥马呼啸而过。不应该啊,明明打中了啊?难不成总部配给我的装备都是过期产品?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1)
100%
分享到:
------分隔线----------------------------
栏目列表